[原创]不忘初心深切怀念我们的姥姥 – 铁血网

首页

2018-11-29

光阴似箭,岁月如俊,一晃眼,几十年的光阴像云彩一般离我远去,我已七十多岁了.童年的生活就像一道闪电,在眼前划过。 可是,我童年的趣事却好像刻在我的脑海里,抹也抹不去,时常想起令我回味.如今,想起过去种种往事不禁感概万千.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一定会遇上许多让人感动.令人难以忘怀的人和事。

我们这代人就是人们常说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

这一代人,已进入老年了。

今年是抗战胜利73周年.也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成立八十一周年.每当说起八路军打鬼子的话时,我情不自禁想起了我的姥姥,想起姥姥说过的一句话,“多做軍鞋支援八路军打鬼子”。

姥姥是河北省唐县人,她是个慈祥的老人、她是个小脚老太太、她是个大字一个不识的山村妇女。

唐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是中国共产党八路军在抗战时期最先开辟的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曾驻在这里,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也驻在唐县。

父母亲他们曾长期在这里生活、工作、战斗。 这里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军、66军中一部分部队的发源地。

今年十月中旬,我们兄妹来到到唐县,追寻先輩们在抗日战争中在唐县的战斗足迹。

在保阜高速公路上看见姥姥所在的村庄。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八路軍来到这个村庄柏江村开辟抗日根据地,姥姥一家人参加了抗日工作,母亲和舅舅於一九四零年在这个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我走进这片红色的土地时,心情格外激动。

那乡音、那山峦、那唐河水、山沟里的柿子树、山坡上的枣树林,引起我儿时的记忆。

姥姥的家乡柏江村村里的一些老房子抗战时期住过八路軍几百年的石屋这是我妗子,她今年88岁了,她在五、六十年是唐县劳动模范。

我妗子与她的二儿子姥姥的二孙子这古老的石碾,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村里的“识字班”、“妇救会”的大闺女、小媳妇,整日整夜给抗日战士、八路军碾军粮,不知给八路军碾出过多少军粮,我军英勇的战士就是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800万蒋匪军,取得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站在姥姥的墓前,望着姥姥的遗像想起了许多许多往事,虽然60多年过去了,但许多事情仍印在我的脑海里,留在我的记忆里。

俗话说“外甥是狗,吃了就走”,可我偏偏地想念她老人家。 1946年10月,我出生在唐县柏江村,唐县不仅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母亲王秀萍的故乡,又是我父亲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生活战斗的地方。

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在我满月后,我母亲因忙于工作,将我托付给我姥姥抚养,那时候,解放战争刚刚开始,母亲在区里工作,忙着动员青年参军参战、组织妇女做军鞋、筹军粮,整天不见她的身影。

父亲刚从晋察冀军区四十二团调到独二旅六团,正忙于打仗。

由于父母不在身边,谁也顾不了我,是姥姥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养大,冬天怕我冷,给我暖被窝;夏天怕我热,给我扇扇子;晚上说着小曲(山区土话就是讲故事)哄着我睡觉;早上醒来时,枕旁放着大红枣;中午时让我守在鸡窝旁,等着捡新鲜鸡蛋,给我煎着吃;下地干活时,小脚老太太还背着我到地里,走到哪里就把我带到哪里。 村里人都说我是姥姥的尾巴根、命根子。 在姥姥的呵护下,我长大了。 别看姥姥是个山村老太太,可在当年她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1937年10月,八路军来到她的家乡,那是在阴历9月23,唐县迷城庙会,那天,他带着我母亲去逛庙会,突然人群骚动起来,只见十多个当兵的骑着马,背着枪和大片刀朝庙会奔来,赶庙会的乡亲们吓得东奔西跑,老百姓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队伍。 这时只听见骑马的人大声喊:“老乡们,不要跑,我们是八路军!是打日本鬼子的队伍,我们是当年的红军。

”人们听到喊声后不再乱跑。

有人说,不要怕,是红军开过来了。

老百姓对红军对共产党早有耳闻,因为前几年附近的完县、阜平一带闹过红军,知道是穷人的队伍。 迷城距山西省平型关不远,一些走口外的人回来讲八路军在平型关打日本的事已经在当地传开。

姥姥讲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八路军的队伍。

如今,我站在唐县迷城村,想起我姥姥和我母亲八十年前在这里第一次看见八路军的情景,如今,我姥姥和我母亲已不在世了。 我站在这里,仿佛看见我姥姥带着我母亲去逛庙会,只见十多个当兵的骑着马,背着枪和大片刀朝庙会奔来.........平型关大战后八路军115师副师长聂荣臻率领3000多老红军分散在附近几个县宣传抗日,组织抗日队伍,建立根据地。

八路军住在迷城开始招兵买马,有几个八路军战士还住在我姥姥的娘家东迷城村,姥姥的两个弟弟参加了李金才任队长、李光辉任政委的八路军十二大队。

过了几天,八路军也开进了姥姥的村庄,据乡亲们说:在八路军的帮助下,各村成立了武委会,8岁至15岁的孩子们参加儿童团,16岁至23岁的青年们参加了抗日先锋队,24岁至35岁的壮年参加了模范队,50岁以上群众的参加老头队,青年妇女参加妇女自卫队。

随后又成立了农会、妇救会和青救会。

从此,各个村庄在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领导下热闹起来,立正、稍息的口令声,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响彻村里村外。 墙上、大石头上到处用白灰书写着抗日标语。 “工、农、商、学、兵一起救亡”唱响抗日根据地各村庄,姥姥全家都参加了各种组织,姥姥还被选为柏江村第一任妇女大队长,在她的带领下,姥爷参加了老头队,舅舅参加了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青抗先”),母亲参加了妇女自卫队,并当上了妇女自卫队队长。

有一年我去唐县看望姥姥时,她又是给我讲起了当年的往事,在她当妇女大队长不久,上级通知她参加晋察冀边区成立大会,开会地点距她们村有几十里山路,小脚走路不方便,她就骑着毛驴,早早到了会场,有位八路军干部告诉她,准备让她上台讲话,她说“我一个山沟妇女不识字不会讲话,就问讲什么”,那人告诉她,你就说你是柏江村的妇女大队长,我们妇女坚决支持八路军抗战,多做军鞋,支援八路军多打日本鬼子。

台上坐着许多八路军的大干部,台下有成千上万的群众都瞅着她,上台后,她一口气把人家教她的话说完,下面就拍巴掌、喊口号,她说把我臊的不行。 从此,她工作更积极了,在村里动员青年参军,组织妇女做军鞋,筹军粮,护理、照顾八路军伤员,在抗战时期姥姥做了上百双军鞋送给了八路军。

解放后,我跟随父母随军离开了唐县。

1964年我参军入伍到东北部队,离姥姥更远了,但我经常给她写信,问候她。 她不识字,就让舅舅念给她听,有时候等不到我的信,就让舅舅写信给我,还让舅舅把家乡产的大枣、柿子寄到部队,她知道我从小就爱吃唐县家乡的大枣、柿子,她还给我寄来了一双她亲手做的八路军式的布鞋。 我姥姥手巧,针线活干得又快又好,做的鞋样式新质量好,纳的鞋底噔噔响,她常说:八路军是咱的子弟兵,咱的亲人,如果穿上差的鞋,他们能走路、能打仗吗1982年,我到保定某部队开会学习,抽空到唐县去看望她,她听到消息后,柱着棍子早早在村口等候。

1984年5月姥姥因病去世享年83岁。

我退休后每次去唐县时都要在在姥姥她老人家和舅舅的墓前,叩三个头,大声说:“姥姥,舅舅,我看您老人家来了,感谢您老人家的养育之恩”。 走近了太行山,来到抗日模范县一一河北省唐县,一件件仿佛依然在诉说着那段艰苦卓绝、浴血奋战岁月的文物、一个个让我们身临其境、刻骨铭心的真实的抗战故事、老人们语重心长的讲述…都让70多年前的历史在心中再次深扎下去。 只有铭记历史才能以史为鉴,深切缅怀那些为今天和平生活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的先輩们,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转自铁血社区http:///]。